五(依君的執念)

7 觀看 0 氧氣
發佈時間:2020-02-14 16:19修改時間:2020-02-14 16:19


『邵逸辰到底哪一點好,值得你這樣刻意裝失憶接近他?』
 
『跟妳沒關係。』
 
『有關係!你信不信我跟你爸媽說?』
 
『不要動不動就拿我爸媽來威脅我!我不吭聲照著他們的意思走,並不代表我怕他們;讓妳跟著我,是我懶得趕妳走。
 
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,記住,不要再犯了。』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邵逸辰一直感受到身旁的一股視線,但他故意忽略。就算對方已經快把臉貼上來,他還是別過臉裝作不知道。

「邵逸辰⋯喂!」李慕白一臉不爽,「你現在什麼都不跟兄弟說了嗎?」

哎唷,這要他怎麼說啊?昨天發生的事,他連想都不敢想,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羞恥了,只能裝傻,「你要我說什麼啊?」

「你臉紅成這樣,說沒事鬼才相信。」李慕白用他銳利的雷達眼上下將邵逸辰掃描了一遍,「看你的反應,昨天你被江勁騰拉走之後,肯定發生了什麼。」

拗不過他的好奇心,邵逸辰小聲的說,「他吻了我,就這樣而已。」

「就這樣?」他用非常懷疑的眼神瞄向他,「不會是被吃了不敢說吧?」

邵逸辰是個不會說謊的人,他避開對方緊盯著自己的視線,捂住發燙的臉,說不出反駁的話來。

李慕白驚訝的看著他的默認。自己只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耶,這真是意想不到的神進展啊。

「有什麼好害羞的?你暗戀他這麼久,終於得償所望在一起了,應該要高興才對吧?」他大力地拍他的肩膀。

「其實,我不是很確定我們之間到底算什麼⋯⋯」邵逸辰有些困惑的開口。

「什麼?你們都進展成這樣了,你還不確定你們的關係?」李慕白瞪大雙眼,「你不是說他不是那種看上眼就把人吃了的人嗎?」

「是沒錯⋯⋯」邵逸辰苦笑了一下。

他的確覺得江勁騰不是那種隨便的人,但卻不認為自己有哪點吸引人的。

李慕白見狀,摟住他的肩膀安慰道,「反正大家都是男人,就算他只是一時興起,你就當作被咬了一口。人家不是說:不在乎天長地久,至少你曾經擁有嘛。」

邵逸辰白了他一眼,但卻沒有發怒。因為慕白說的也沒錯,江勁騰曾經是他舉手不及的遙望,現在卻什麼都做了,也該知足了⋯⋯

何況,是他自己主動誘惑他的,如果真的被吃乾抹淨不認帳又能怪誰。

說穿了,他根本不敢奢望能得到江勁騰的愛。也許如此,昨天他才會豁出去的勾引他吧?

「我只是開玩笑,你幹嘛這麼認真?」邵逸辰竟然不生氣,還一副失落的模樣,李慕白不用想也知道他的心思,「在我看來,他如果不喜歡你是他沒眼光。別想太多,OK?」

邵逸辰當然知道李慕白的意思,也不想自己這麼喪氣,於是笑著回應,「可是你又不喜歡我,這樣很沒說服力耶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我不喜歡你?」李慕白握住他的右手,認真地凝視著他。

「慕白⋯⋯」邵逸辰左手覆蓋上他的手,對上他的眼緩緩開口,「你要了那三個女生的line了吧?」

聞言,李慕白一秒破功,「哈哈,這都多虧了你啊,我的好兄弟。我問到他們三人都沒有男友,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?」

「都不錯啊。」邵逸辰淡淡的說。其實他根本不太記得她們的長相,只記得三人外表與個性感覺很不同。

他不太會記人,尤其只見過一兩次面的,他常常會不記得對方的稱呼或名字,只覺得有些面熟。走在路上也不會注意周遭來來往往的人,可以說是活在自己小世界裡的人。

剛好跟江勁騰是完全相反的類型吧。他是那種在眾人目光中耀眼的存在,而自己只不過是不起眼的平凡人罷了。

這樣完全不同、走在平行線上的兩人,到底怎麼會產生交集的?他至今仍想不透。

「知道啦,在你眼裡只有江勁騰最好是吧?」接收到邵逸辰的白眼,李慕白卻非常樂此不疲,「欸,但我真的很好奇,你們進展也太快了吧?」

「吼,你很煩耶。」李慕白真的很白目,每次都哪壺不開提哪壺,害他一直回想起昨天的事,「你不是建議我”嘩”的一聲將他撲倒在床上色誘他?所以我就照做啦!」

「哇噻!我開開玩笑而已,你竟然真的敢這麼做?逸辰,我對你另眼相看⋯了⋯⋯」接收到邵逸辰要爆發的眼光,李慕白知道不能再鬧他了,瞬間收聲。

「不要再說我的事了。下一節課要小考,你準備好了嗎?」邵逸辰看了眼手錶,收拾桌上的書本與筆記,起身離開讀書館。

「準備是準備了,但是好不好只有考完才知道。」李慕白無奈的雙手一攤,拎起背包走在邵逸辰身邊。

「你要考得好才能讓她們刮目相看啊。」邵逸辰笑著虧他,「你想想看,如果你考得好,她們有不會的問題就會向你請教,再加上你的幽默風趣,還不馬上擄獲芳心。」

李慕白想了想,覺得邵逸辰的建議很實在,他也不能總是借花獻佛,要有自己的實力才行。

「我也得加把勁才行了,不然等到你跟江勁騰如膠似漆,丟下我孤單一人,我會很可憐的。」他雙手抓住邵逸辰的手臂,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。

「我現在就可以放你孤單一人!」邵逸辰白了他一眼,這傢伙就是口頭上不吃虧,一定要虧回來是吧?

他甩開李慕白的手,李慕白又馬上巴了上去,「不要拋棄我⋯⋯」

這廂正演的如火如荼,卻有一人在木工系大樓前擋住他們的去路。

兩人向前一看,又不約而同互望一眼。

「妳是⋯⋯」邵逸辰有些猶疑的開口,李慕白馬上接口,「⋯⋯江勁騰的無腦粉。」

「什麼無腦粉,真沒禮貌!」蔡依君嗔怒,「我跟勁騰從小一起長大,兩人還指腹為婚呢。」

李慕白一聽,忍不住噗哧一聲。天啊這是哪齣八點檔連續劇?

「慕白⋯⋯」邵逸辰輕喚他停止這沒禮貌的行為。

李慕白聳聳肩安靜下來。他不用想也知道蔡依君的來意,才故意這樣的。但既然逸辰不想他介入,他還是在一旁看戲⋯不⋯是靜觀其變。

蔡依君上下打量著邵逸辰與李慕白,然後皺起眉頭。

「我真搞不懂為什麼勁騰這麼在意你,外表沒什麼特色就算了,而你明明有男友了還打算拋棄他跟勁騰在一起嗎?勁騰怎麼可能對這種人有興趣?」

「呃⋯妳誤會了⋯⋯」邵逸辰有些尷尬,都是剛剛慕白在那裡演戲,害他現在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他看向李慕白,只見他故意撇開視線,將臉歪至一旁無聲笑到撫著肚子的模樣,真想一腳踹下去。

「我誤會什麼?他都哭成這樣了。」看他身體顫抖成這樣,似乎哭得很傷心。

「我們是好朋友,剛剛只是在鬧著玩,並不是妳想的那樣。」邵逸辰連忙解釋著,然後無奈的輕推李慕白一把,「你別再笑了行不行?」

「啊哈哈,對不起,我笑點太低所以笑哭了,請不要理我。」李慕白用食指擦掉眼角的淚。

蔡依君聞言面上一窘,但立刻決定不理會那個不相干人士。

她認識江勁騰這麼久了,從未見過他在意誰。而他身邊不管有哪些人來來去去,她都不曾在意,因為她知道他不會為誰停留。

許多人追逐在他身後,被他無視或驅離的人不計其數。而她追了這麼久,他雖從來不屑一顧,卻不曾真正將她推開。因此,她總是認為,在有一天他終究得結婚時,自己會是他的第一順位。為此她也努力討好伯父伯母,噓寒問暖不遺餘力。

但這個邵逸辰,自從那天在早餐店吸引到江勁騰的注意之後,她每天都看見他們在一起的身影,而且江勁騰看他的眼神更是讓她心裡的警鈴大作。

他到底有什麼好?哪一點如此吸引江勁騰?她不懂。

「你接近勁騰有什麼目的?算我拜託你,離他遠一點,他的未來不能被你毀了,他將來可是要走法律或是政治這條路⋯你只會是他人生的污點而已⋯⋯」看著邵逸辰越來越慘白的臉色,讓她覺得自己很壞,但⋯她不是為了自己,她是為了勁騰的未來才這麼做的⋯⋯

她沒有錯⋯⋯

邵逸辰啞口無言,完全無法反駁,而李慕白卻聽不下去了,正想破口大罵⋯⋯

「蔡依君!」江勁騰急速走來,擋在邵逸辰身前,一臉不悅的看向她,「妳來這裡幹嘛?」

「拜託你們有話好好說。」跟著江勁騰過來的哲剛,欸歐一臉擔憂的看著眼前的兩人,試圖緩和劍拔弩張的局面。

「那你又來這裡幹嘛?」蔡依君不甘示弱的反問。

「妳少管我的事。」江勁騰看見邵逸辰面白如紙,心想一定是蔡依君說了什麼,語氣自然好不到哪去。

看見江勁騰一副要保護他的模樣,好像她會對他做什麼似的,就讓她覺得既傷心又憤怒,「那你說,你們是什麼關係?」

「我們正在交往,所以妳不要來煩他。」江勁騰想也不想就這樣回答,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眼光。

「你就不怕我跟你爸媽說嗎?」江勁騰明知她的心意,卻絲毫不在意她的感受。不被憐憫反被踐踏的感情,讓蔡依君忍不住氣憤的反擊。

「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,妳有本事就去說。」江勁騰聞言非常憤怒,他瞇起雙眼,語氣異常冰冷,「我事事都順著他們的意並不是因為我怕他們,我只是懶得反抗罷了。妳以為這麼做能達到什麼效果?」

蔡依君被他那冷漠厭惡的眼神嚇到了,一時間六神無主。她其實並不想這麼說的,但是卻因為太過悲傷而口不擇言。

「勁騰,依君沒有那個意思,她不會這麼做的。」一旁的哲剛眼見情況就要失控,趕緊出聲解圍,並將蔡依君快步拉走。

江勁騰壓下心中被引發的不悅與那些複雜的心緒,轉身看向邵逸辰,但對方卻躲避著他的視線。

「我還有考試,先走了。」邵逸辰轉頭要走,但江勁騰卻拉住他的手,不讓他離開。

一旁的李慕白見狀,也幫忙勸阻,「在老師來之前,你們還是好好談一下,不然你也無法專心考試吧?我先去教室囉。」

看見李慕白離開,江勁騰將邵逸辰轉過身來。

「不管她剛剛跟你說了什麼,我決定的事沒有人能改變、我要做的事誰都無法阻止,我說你是我的人你就是,誰也無法改變。」

「但是你的未來可能會被我毀了⋯⋯」蔡依君說的也沒錯,知名人士最容易受到社會大眾的注目與攻訐,自己很有可能會是他人生的絆腳石。

「我有這麼遜嗎?如果這麼容易被毀的未來,不要也罷。我的未來我自己決定,如果我連你都保護不了,那我還有什麼資格去追尋我想要的未來。」江勁騰握住他的雙肩,「你不相信我嗎?」

邵逸辰看向江勁騰認真的雙眼,雖然思緒很混亂、心情很低落,但他仍開口,「我當然相信你。」

「那就別再想什麼未來了,還是先想想今天晚餐要煮什麼給我吃吧。」江勁騰突然壞笑的靠近他耳邊小聲說:「要吃你也可以。」

離開時還順勢快速地親了他臉頰一口。

「⋯⋯我該進教室了。」邵逸辰瞬間臉紅了,害羞的轉身快步離開。

他聽見身後江勁騰的笑聲,哎呦,實在太丟人了。

但是,他心情似乎放鬆了許多。

如果真的像江勁騰說的那樣,他們在交往,那現在才不過剛開始而已,誰知道以後會怎樣呢?

如果為了不確定的未來就要放棄現在,是不是太傻了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「你、你放開我⋯⋯」蔡依君手臂被拉著快步走了一段路,她身心俱疲受夠了這一切,硬是停下腳步試圖掙脫。

哲剛放開她的手,轉身看向硬忍住淚水的蔡依君,嘆了一口氣,「妳這又是何苦?惹怒勁騰只會讓他討厭妳。妳應該知道家庭的狀況是他心裡的痛,怎麼還敢說要向他父母告密?」

「我⋯真的不想這麼說的⋯⋯只是心臟難受到要爆炸了,所以口不擇言⋯⋯」蔡依君忍不住掉下淚,「我知道他從小在家庭裡得不到愛與關懷,我也可以給他很多很多的愛啊,但為什麼他不要?」

「愛情就是這樣啊,妳想給的對方不一定想要。」如果能與對方心意相通,那得要幾輩子才能修來的福份呢?

「但為什麼是他?」邵逸辰到底有哪一點好,她難道比不上他嗎?

「如果不是他而是別人,難道妳就能接受嗎?」哲剛看著說不出話來的依君,再次勸導,「愛一個人,不是非得佔有他,而是讓對方感到幸福快樂。我知道這很難做到,但是我們只能在一旁祝福他不是嗎?」

「可是⋯⋯」蔡依君聽著哲剛的話,她看向他的雙眼,突然間似乎了解了些哲剛的什麼。

「依君,都這麼多年了,妳明知道勁騰的心不在妳身上,妳就放棄吧?」

哲剛其實是有些心疼依君一直以來傻傻的付出,因為勁騰從不放在眼裡。但誰知道鐵杵會不會有一天真的被磨成繡花針呢?所以他不曾勸阻依君的付出。

但是現在,邵逸辰出現了,一切都不同了。

蔡依君看著哲剛心疼又擔憂的眼神,她知道他說的都沒錯,也知道自己沒有希望,但是⋯十幾年來的心情與努力,怎麼可能一瞬間就放掉?

也許⋯也許哲剛愛著勁騰的方式是在一旁默默守護,不求回報,但是她沒有這麼偉大,無法在一旁笑著祝福⋯⋯至少現在還無法。

「我不要⋯⋯」蔡依君只能賭氣丟下這句話跑走。

哲剛看著她遠離的背影,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。她是個堅強又聰明的女生,總會想通的。

他摸摸自己的心臟,哎呀,悶悶的也有些痛呢⋯⋯

去買一手啤酒回家喝吧。




待續⋯⋯



 

作家的小宇宙:

我一開始看劇的時候,並沒有覺得哲剛愛著江勁騰,只覺得他就是一個好朋友,或者說是跟班(哪有這麼高又帥的跟班啦?)。後來看網路上有人說演員自己在fb上說哲剛是愛著江勁騰的時候,才意識到難怪他這麼容忍江勁騰的使喚。

於是哲剛就變成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大仁哥了,只是大仁哥是男主角所以迎來好結局,而哲剛只是配角而已(哭)。

知道「平行世界」這個理論之後,我覺得這部戲很適用這個理論。這個世界的邵逸辰在2025年被車撞死,而另一個平行世界的邵逸辰是在2016年大一開學的前一個月就被車撞死(怎麼都是被車撞死,走路也太不小心了,噗),然後2025年的蔡依君施法讓他的靈魂去另一個平行世界裡繼續活下去。

寫完這一集,我有點心疼哲剛,於是我想像在邵逸辰去世的那個世界裡,江勁騰傷心欲絕而頹廢度日,而哲剛為了照顧他而搬去他家。江勁騰感受到了哲剛的愛,但因為自己實在太痛苦而要他幫忙忘了他,然後兩人就發生關係了(當然哲剛是攻,噗)。

然而這樣在一起的兩人並無法幸福,江勁騰不想拖累哲剛讓他跟著一起痛苦,希望他能另尋幸福,因此某一天他留下一封信離開了,隻身跑去國外流浪。

完。

這似乎是一個老掉牙的開放結局,哈哈。痛苦終會隨著時間減輕,也許之後兩人各自遇上了可以再愛的人,也或許多年後兩人有了歷練、想法更成熟之後,再次相遇還會有什麼樣的火花,誰知道呢?
留言版
留言功能需要登入會員才能使用[登入]

1  每頁 筆 /共 0 筆

作家歷代作品MORE
耽美鹿
慾求不滿 連載中
我,一個風流倜儻、俊帥英挺的高中男生,在這遍地美人的男校裡,攻無不克、夜夜笙歌。然而,同寢室的室友卻是一個臉超級臭的冰山美人。原本彼此相安無事,卻因為一場春夢,有了戲劇性的轉變⋯⋯ 「我問你,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美?」 「是啊……」 「所以你就認為我應該要當受,而讓你當攻的那一方?」 「咦?難道⋯⋯等等⋯⋯別脫我的褲子~~」
青春 校園 搞笑 喜劇
耽美鹿
Pirates 連載中
埃羅爾.米斯洛,一個嫉惡如仇、誓言絞殺所有海盜的英國海軍上尉。 羅傑.威爾森,一個不修邊幅、浪蕩不羈的海盜船船長,船名Dark Angel。 「你的名字?」 「羅傑.威爾森。」 「喔…羅傑.威爾森船長,曾被西班牙海軍在海上數度圍補卻總是輕易逃脫;被柬印公司逮捕過一次,卻在送上絞架前離奇失蹤;而光是英國海軍提供的懸賞獎金,就有一千萬先令……」 「嘿…你聽過我的名字,還有我的偉大事蹟?」 「埃羅爾.米斯洛,我的名字。」 「嗯…好熟的名字,我是不是在哪聽過?」 「我聽過你的名字,你卻不知道我的,為此…你將會付出不小的代價。」
西方 軍官 海盜
二創鹿
原劇: 死神白常常原本要帶走古思任,卻不小心勾錯了魂,把麥英雄的女友-藍熙給弄死了,而且身體竟然已經被火化!為了讓死者回魂,藍熙附身到古思任身上。她不能對任何人透漏自己的身分,還必須想辦法在七天內得到英雄的真愛之吻,才能復活。   * * * * 然而,在第七天的最後一刻,復活的卻是古思任?究竟發生什麼事了? 這篇是接續原劇,在古思任復活之後,與麥英雄兩人之間真正的愛情故事。
青春 校園 重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