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二世紀神話計畫篇 第二十七章 過去的亡靈 2

0 觀看 0 氧氣
發佈時間:2020-02-14 17:00修改時間:2020-02-14 14:21
  父親的身影繚繞在霧刃過去的記憶,揮之不去。

  這個身分,應該是許多人心中最早的支柱之一,也是這個身分,陪同並帶領孩子的成長。

  而對霧刃來說,這個身分只是個數據或參考,也可能被當作過一個目標。雖然後者他已經忘得透徹,至少還記得自己的人生曾有過這麼一個家人。

  總而言之——要說到對霧刃而言,神無羽切這個人重不重要,他的回答無疑是可有可無。

  專業、認真、確實,嚴厲的一面總是有著溫柔的氣息,一點都不馬虎的作風,贏得了所有人的認同,這是霧刃少數看好這個父親的地方。

  也正是這些複雜的心情與心得,霧刃記憶中的父親身影,總是要與另一個人相作結合,才能圓滿完全。那就是母親——神無立霧。

  每當立霧出沒他的視線範圍,就會有父親的影子。

  而他們父子之間的對話,也多數圍繞在立霧的身上,開始到結束。說來可笑,這卻是霧刃的真實經歷。

  其中一件事,是霧刃記憶最為深刻,那是發生在他剛滿七歲,正好距今十年前的往事。

  那天是霧刃上小學的第一天,當時的他一直以為日以繼夜、終日忙於工作的立霧,會在家裡,是他的關係。

  霧刃不是多奢望這對父母能給多少關愛,因為要不是有這對父母的辛勞,自己也不會獲得如此優渥的環境與背景。霧刃從小就有了這樣的認知。

  比起同齡的孩子,或許真的成熟了一些,這點霧刃當成了父母給的恩惠。

  之所以霧刃會知道立霧在家等他,是因為那天放學後回家——或者該說返家的路途,就先聞到了,腐敗至極、令人窒息、氯化銨、生不如死、滿清十大酷刑等等,都不足以形容的惡臭!

  這是「媽媽」的味道沒錯,儘管事實殘酷,只要能願意多看自己一眼,這點小事是可以忍耐的。

  「媽媽!」
 
  霧刃隨手打開電燈,室內變得通明,可以看見縮在客廳一角睡覺的立霧,不管三七二十一,忍著母親的體臭用力搖醒對方。

  「媽媽!」

  「唔……」

  有如蓑衣蟲全力縮成一團的立霧,就是不肯起床,所以霧刃更加用力搖晃。

  「媽媽——好臭!真的好臭!隨便翻個身那股臭味就撲鼻而來!媽媽!」

  「唔……幹嘛?」

  經過一番宛若人命關天的急救,立霧有了意識,起身後帶著朦朧的雙眼,試著捕捉更清晰的視野,當她發現霧刃時,霧刃盡可能地擺弄全身凸顯自己的存在,卻換來——

  「幹嘛?你是誰?」

  不知該哭還是該笑,根本無法確定是不是玩笑的一句話,已經深得霧刃的心。總之霧刃還沒問清楚,立霧又是一個倒頭就睡。

  「媽媽,起來了啦!」

  「唔……吵什麼吵?我已經六天沒睡覺……讓我好好睡一覺。」

  母子倆拼了命的拔河,結果是不了了之,立霧壓根不想理霧刃,也是這一刻起,霧刃才確信這個母親的眼裡根本沒有他,今天會出現在家裡,純粹是體力到了極限回家安頓充電。

  「媽媽!」

  不知不覺間,門口傳來了新的聲音,映入眼簾的是手上提著一包東西的父親羽切,看著父親精神奕奕,霧刃很放心。

  「喔——霧刃,你放學回家了?自己一個人回來的嗎?」

  「是啊。原來爸爸還記得我今天開學?可是媽媽……」

  放好手中的東西,羽切走向自己與立霧,雖然不知道父親眼中的母親是怎麼樣,霧刃已經看到他正在享用立霧翻身時散發的氣味了。聞得入迷、聞得陶醉…… 

  「爸爸!」

  「啊……你說你和你媽媽怎麼了?」

  「她都不理我啊!我都去上學了,也不願意看看我穿制服的模樣。」

  「這的確是讓人傷腦筋的議題。霧刃,爸爸就來幫你一把吧。」

  羽切上前,因為這回有著父親的助力,讓立霧難以反抗,被逼得非得醒來不可。雖然仍頂著惺忪的眼皮,隨時都會回歸夢鄉,比起剛才好多了。

  「老婆,妳看,我們引以為傲的兒子,已經開始上學去囉。」

  「啊……是你啊,羽切。」

  立霧呆滯地簡單做個回應,很顯然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回應。

  「老婆。」

  「然後這個人是誰啊?從剛剛就一直吵我,我已經六天沒睡了啊。很想睡啊。」

  「比起睡覺,妳更應該去洗澡吧!每次妳一回家,就會將家裡弄得一團亂,像個垃圾場,好在今天比起弄亂,妳更想睡覺,不然我又要整理家裡了!」

  吐槽之餘,霧刃不小心地連同這些年的悔恨一起吐了出來。

  「我要睡覺了。別吵我。」
 
  立霧倒頭,再度墜入夢境的世界,對霧刃已經失去興趣——不,她從頭到尾都沒正眼看過霧刃,自然不可能感興趣了。

  簡直傻眼,這還算是一個母親?
  
  「從這個味道來看……立霧至少半年沒洗澡了吧。」

  「你在發表什麼心得啦!媽媽耶,她是我媽媽耶!連看都不願意看我一眼,而且居然還不認得我!」

  「也許只是立霧累了吧。」
  
  羽切帶著溫柔的語氣,輕撫霧刃的頭:

  「你的媽媽長年將精神與時間都投注在研究上,因此你才能獲得富足的生活,雖然現在她不想理你,但總有一天她一定會回頭看你的。」

  「啊?那是……什麼意思?」

  「你們母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霧刃,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吧畢竟我是你的爸爸,也是立霧的丈夫啊。」

  那次之後,霧刃一直在等待父親實現諾言,然後——那天便悄悄來訪了,是立霧第一次對霧刃獻殷勤,也是霧刃最後一次與母親說話。
 
留言版
留言功能需要登入會員才能使用[登入]

1  每頁 筆 /共 0 筆

1粉絲1部作品
作家歷代作品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