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歸(五)

3 觀看 0 氧氣
發佈時間:2020-02-13 18:02修改時間:2020-02-07 18:03

  兩人一同返回先鋒營,才剛到便有士兵急忙來稟報,李銳也沒能和向燕亭多說話,便又當回他的李將軍。

  向燕亭自然也回歸軍醫的身份,前去找楊勤詢問近期營內如何。掀開帳簾,向燕亭並沒有在楊勤帳中看到人,原以為他前去問診,正要轉身離開,卻聽到隱約的啜泣聲。

  迴身環視整個營帳,向燕亭最後在床邊發現縮成一團的楊勤。沉浸在情緒中的楊勤絲毫沒有感覺到有人進來,向燕亭走到他身旁蹲下,許久後才伸手輕拍他的背。

  這時楊勤的身軀顫了一下,抬頭才發現是向燕亭,「師父……」一見是他,似乎又哭得更厲害了。

  向燕亭不禁蹙眉,「發生何事?」

  楊勤一向是個開朗的孩子,除了初識他那會兒,因娘親逝世而痛哭,向燕亭便未曾再見他這般哭過。突然,楊勤一把抓著向燕亭,眼神堅定語氣卻顫動地求道:「師父,教我能防身的針法!」

  跟在向燕亭身邊許久,楊勤雖然習醫,卻未曾向他請教武功。向燕亭知道楊勤雖然嚮往卻不肯學武,似是有什麼苦衷,但是心裡一直希望能與父親一樣,成為一名為國盡忠的將士。現在能成為一名軍醫,似乎與他的本意相去不遠,是以楊勤當得也很愉快。

  不曾見楊勤對此這般積極,向燕亭心生疑竇,「誰欺負你了?」

  一聽向燕亭這麼問,楊勤的神情完全藏不住,一臉被說準了。見他如此,向燕亭臉色都黑了,是誰膽敢欺負他徒弟?「……是誰?」

  「師、師父,沒有的事!只是發生了些不愉快,我想學只是因為……想以後能有點東西拿得出手跟他較量……」楊勤的聲音越說越小,顯然是編得連自己都信不了。

  「還替人說話。」向燕亭思付了一陣,「是李驥?」

  抓著向燕亭的手一緊,他便知道說對了,起身就要往外走。

  楊勤連忙跟著起身一把抱住他,「師父!他只是狀態不好!不是故意的!」

  被楊勤整個纏住,向燕亭想走也走不了。他深吸一口氣,讓心中的憤怒稍稍平息後,輕嘆一聲,「他怎麼欺負你了?」

  這一問讓楊勤的身子一僵,向燕亭此時正被抱著,能夠很明顯地感受到異樣。轉身拉開楊勤,上下仔細瞧了個遍,向燕亭卻看不出什麼。楊勤被瞧得臉都紅了,還下意識地試圖避過他的視線看往某處。

  向燕亭冷聲道:「說。」

  楊勤扭捏了一陣,之後才怯怯地開口,「師父……男人與男人……會疼嗎?」

  這下是真的說不出話了,向燕亭如同是被一道雷給砸在了頭上,從沒想過徒弟會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。許久後他才回道:「楊勤,這不是隨便的事。」

  楊勤低下頭,沒有再說什麼。向燕亭見他這般,也不知該如何,隱隱嘆了一聲,「明日午後。」

  楊勤抬起頭,眼神中有著驚訝。

  向燕亭恢復肅然,「這不是一日兩日便能學成,一旦開始便不可半途而廢。」

  楊勤抬手把臉上的淚痕抹掉,恢復些許往日的神采,「是,師父。」望著面上沒什麼變化的向燕亭,楊勤思索一陣才終於決定開口,「師父是……如何看待將軍?」

  聞言,向燕亭先是一愣,而後目光逐漸變得柔和,「願意將一切交付給他,無法輕易割捨的人。」楊勤聽後陷入思考,向燕亭輕撫他的髮絲,「楊勤,只要你內心澄澈,想清楚了,便好。」

  此言卻讓楊勤苦笑,想了想又問,「師父為何對將軍改變心思?」

  這問題確實問倒向燕亭,一直以來並沒有去深思這件事,也許從對李銳表述過去之後,就漸漸讓他走進心裡,或許即使沒有那次談話,仍會因為他對自己的好而卸下心防。

  仔細一想其實很簡單,「他一直在我身邊。」

  只有在李銳身邊,才會感到安定與歸屬。

  

  

  楊勤近幾日的狀態不太好,做起事來也總是心不在焉,早些時候要拿些藥材出去陰曬,一個沒留神被莽撞的士兵擦撞便讓藥材撒了一地。讓楊勤跟著採買官去添購些藥材,順便讓他離開軍營去轉換心情,去給傷兵問脈的事便落到向燕亭身上。

  雖然向燕亭已然是軍醫,非必要他出手的時候,一般他只是負責指導新來的軍醫,以及與孫龐論定最好的醫治方式,其餘事務更多是楊勤在負責。即使醫治傷病也鮮少與人交談的向燕亭,在士兵眼中是位不能輕易招惹的大夫,是個有腦子的人都不敢在他面前胡亂說話,生怕不小心得罪了他便有吃不完又說不出的苦頭。

  於是當向燕亭站在士兵營帳外聽到那些話語時,他竟也不知道究竟該不該進去。

  「聽說楊大夫出去採買啦?那今天就沒人來給你問脈了。」

  「哎呀,這都快好了,楊大夫每日都來,他不嫌麻煩,我都煩了。」

  「嘴上是這麼說,其實你挺喜歡看到楊大夫的吧?每次他替你把脈的時候,你那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人瞧,再讓你多瞧會兒,能把人瞧穿了都。」

  「怎麼?你不都在旁邊看著嗎?自己也看得挺歡,還說我。」

  其實他們喜歡楊勤並不只是因為他別於軍中人的樣貌,更是因為與他相處可以很愜意自然,加上他妙手回春的本事,自是一口一個好,只是不知怎麼地談起他卻變了樣。

  這時又有另一道聲音出現。

  「欸,你們說,楊大夫不來,燕大夫會不會替他來問脈啊?」

  營帳中沉默了好一陣子,之後才有人大笑著說,「不會!燕大夫可矜貴了,哪會替我們這些普通士兵瞧病,沒有個校尉還啥的頭銜,連給他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。」

  「我還真想讓燕大夫給我看看,身上有什麼病痛肯定立馬就好利索了。」

  「少來,你那三個大男人都扛不動的體魄,能有什麼病痛?你只是想瞧燕大夫吧?」

  那人嘿嘿笑了一聲,「燕大夫啊,那是真好看,你瞧過哪個姑娘比他好看沒有?」

  營帳中此起彼落的沒有。

  「是吧?是吧?每次遠遠地瞧見,心裡那個可惜啊,怎麼就不是個姑娘呢?」

  站在外頭的向燕亭拿著藥箱的手用力了些,被讚許外貌實不是第一次,但總會伴隨著可惜不是女人這樣的話語,並不會有人初見他就把他認作女人,即使如此也很讓人不快。

  「就算是個姑娘,也輪不到你。你們聽說沒有,將軍閒來無事就會去找燕大夫泡茶。」

  「這事營裡誰不知道,咱們營裡招燕大夫待見的只有將軍了。」

  「你們說將軍是不是對燕大夫也有點意思啊?」

  帳中的笑聲頓時變了味,向燕亭眉頭一皺,轉身就離開了。

  鮮少與不相干的人來往,也對這些飯後談資毫無興趣,向燕亭從不知道營中已經有著這般的流言。

  這會不會對李銳造成影響?

  李銳畢竟是統帥先鋒營的將軍,若是他們之間的事情在士兵口中逐漸變了味,是否會影響到李銳在士兵心中的威望?向燕亭雖然拒絕與李銳同住,並沒有避諱白日裡與李銳的往來,只是就連如此單純的事情都能被傳成那般,若是李銳夜裡來的事情被誰瞧見了……

  即使向燕亭的營帳離得比其他營帳遠上許多,他仍覺得有許多事會有風險,昨日他不該默許李銳,只是現下也來不及了。

  向燕亭在帳中坐到深夜,李銳來時就見到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,從後方把人牢牢抱在懷裡,蹭著頸邊嗅著他身上的藥香,李銳整個人都放鬆下來,像個孩子一樣賴著向燕亭。

  抓著環在自己腰間的手,向燕亭斂眸沉吟半晌,「你以後夜裡別來了。」

  稍微鬆開手,李銳看著向燕亭的側臉,湊上前親吻他的臉頰,「為什麼?不是說好了。」

  「……被人瞧見不好。」

  「有什麼不好?」

  向燕亭張了口,最後還是沒把午後聽見的那些說出來。見他不說話,李銳低頭吻了他,抱著他的手又緊了些,「不管是什麼,我都不在意。」

  但是向燕亭在意。

  向燕亭不關心流言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,過去對布衣大夫的傳言總是貶多於褒,他從來沒放在心上。這是向燕亭第一次在意別人的想法,他擔心的是李銳。

  「早些睡吧,狼牙又有動作,你又得忙上些日子了。」

  李銳一聽有些沮喪地將臉埋到向燕亭頸窩,手也不安份地摸了摸,「又好些日子見不著你了。」

  拉開作亂的手,向燕亭佯怒道:「別鬧。」

  「燕兒……」李銳有些撒嬌。

  向燕亭轉身看著他,然後主動吻了李銳,「好了,睡吧。」

  李銳還想做些什麼,但看向燕亭堅持,他也就乖乖地上床睡覺。

  

  

  清晨的冷意使李銳醒了過來,習慣性地往身邊一撈,一如既往地什麼也撈不著。坐起身,他看了看帳中四處,也沒有見到向燕亭的身影。

  好像每一次醒來,都是這般。

  李銳只坐了一會兒,便見到向燕亭回來。

  將菜盤一一放置桌上,向燕亭淡聲說,「用些再走吧。」

  走至桌前一瞧,都是些常見的菜餚,但不知為何看起來比起平時雅致許多。李銳直接伸手揀了其中一盤起來吃,果然跟平時的味道不一樣,舔著手指他才注意到向燕亭責備的眼神。

  「沒個規矩。」向燕亭將手中盛好的清粥遞給他,著手正要盛第二碗時,就見李銳拿起碗正要大口喝下,向燕亭忙放下碗捉住他的手制止,「慢慢吃。」鬆開手,向燕亭轉而拿給他一隻湯勺。

  李銳一聽他這句話,臉上的笑意是藏也藏不住,比起平時更添一分暖意。拿著湯勺,李銳依言慢慢地、一勺一勺地喝著粥。在一旁看李銳喝著粥,過半晌向燕亭才坐下動起筷子,夾了幾樣菜放到他碗中。

  將碗中的菜夾進嘴裡,李銳吃下後才說話,「你一早起來就為了忙這些?」

  向燕亭動作一凝,眼神看向李銳,他原以為李銳並不會吃出來有所不同。一向將吃飯只當作填飽肚子的必然行為,李銳吃飯時總好似一旁有人要跟他搶食那般,能吃多快就有多快,是以胃疼的毛病不管向燕亭用多少藥湯去餵養都好不了多少。

  「一日之計在於晨。」

  其實向燕亭對吃食並不怎麼講究,一人在外多時,方便能入得了口即可。只是換成自己下廚,不免又要求多了起來,花費的時間也多些。若不是李銳在這,向燕亭是不會多費功夫去做這些,伙食的事自有伙房的人操心。見李銳笑吟吟地看著自己,向燕亭有些不自在地轉開視線,又夾了些菜放進他碗裡,讓他專注吃飯。

  送走李銳的時候,楊勤正巧來了,「將軍要忙上好些日子了吧?」

  向燕亭沒有回應,只是默默地看著李銳的背影,雖沒有表露出來,仍難掩目光中的落寞。楊勤笑著,自從來到先鋒營,向燕亭臉上的神情便豐富了許多,雖然旁人可能看不出來,但伴在他身邊多年的楊勤可不會看不出來。

  「方才我遇見李鐸將軍了,他說師父請託之事,過兩日便會遣人來辦。」

  向燕亭頷首,隨後便和楊勤一同進帳。

  李銳一忙便是幾日未見,幾乎是整日待在營帳中與李鐸商討應對之策,夜裡時則遣開李鐸與李驥、李歆商量壽辰之事,可謂是蠟燭兩頭燒。

  這天,李歆跑來找向燕亭,帳中不見人,平時向燕亭喝茶的樹下也不見人,繞到營帳後頭她才發現多了一塊地方,向燕亭正在那忙碌著。

  「燕大哥,你在忙什麼?」李歆仔細瞧了瞧,發現這地方跟營中的伙房極為相似,就是小了些。爐火上正熬燉著什麼,清淡細膩的香氣飄散出來,引得李歆都有些饞了。

  向燕亭一見李歆,一邊捲了捲衣袖,一邊向她說道:「妳待會有事要忙嗎?」

  李歆還沉溺在香氣中,下意識搖頭回應,「沒有。」

  向燕亭點了點頭,掀開鍋蓋將熬燉好的湯盛入碗中蓋上蓋,與其他幾道菜一併端給李歆,「差不多該用晚飯了,能麻煩妳把這帶給李銳嗎?」原先正愁怎麼帶給李銳,見李歆出現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。

  李歆繞著向燕亭走了一圈,看他的眼光帶著幾分審視與幾分欣賞,「燕大哥,想不到啊想不到,深藏不漏吶!」說完才接過托盤先放到一旁桌上。

  聞言,向燕亭神情顯得困窘,「李歆,別調侃我了。」

  收起調皮,李歆笑意滿滿。

  向燕亭看著做好的菜餚,他有些無奈地說,「李銳的胃不好,吃藥也總不見效,在洛陽時聽聞食療之法,或能緩解。」

  李歆開心地聽著,彷若在聽仰慕的英雄說起過往事蹟,「能被燕大哥喜歡的人,真是幸福。」

  向燕亭笑了,用手掌輕拍李歆的額頭,「妳喜歡的人,亦是。」

  李歆的臉紅了紅,有些害羞地捂著自己額頭,「不是燕大哥讓我來的嗎?說有東西要給大師兄。」

  被提醒向燕亭才忽然想起,從懷裡掏出一個錦囊交給李歆,「過兩日便是壽辰,這是給李鋼將軍的壽禮,我與他平時並無來往,親自給他怕是唐突,就煩請妳轉交給他。」

  李歆接過錦囊仔細收起,「壽禮倒也罷了,為何這些燕大哥不親自送去呢?」

  「我不想打擾他,妳也別告訴他這是我做的。」

  李歆覺得奇怪,但向燕亭似乎有難言之隱,她也就不再追問。

  進到李銳的營帳,和前幾日進來時一樣,他正對著滿案的軍報發愁。擠開案上雜亂的紙張,李歆硬是把菜餚塞進李銳的視野內。

  「銳師兄,該吃飯啦,你看你中午的飯食連動都沒動。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李銳說著,卻把東西又推到一邊。

  李歆有些無奈又有些生氣,扠著腰說,「這可是燕大哥的心意,你要是糟蹋了,我可要替他揍你了。」

  「燕兒?」李銳一聽立刻把注意力轉到一旁的飯菜上,見狀李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,不把向燕亭搬出來,不知道李銳又要何時才吃飯。將飯菜又移回面前,掀開湯碗的碗蓋,李銳端起就要喝,突然想起前幾天晨時的向燕亭,又將碗放下拿起一旁的湯勺舀來喝。

  李歆卻像是見到什麼新奇事物般,瞪大眼睛看著此時的李銳,「銳師兄,你什麼時候學會好好吃飯啦?」

  李銳不客氣地白了她一眼,「我一直都有好好吃飯。」

  李歆嘟著嘴不禁揶揄,「你這話鬼才信呢。就知道你不肯乖乖吃飯,才告訴你是誰做的,燕大哥還不讓我告訴你,可別說出去啊。」

  李銳聽聞也感奇怪,但李歆交代不能說,那他也無法去問向燕亭,只能把這個疑問擱在心裡。

  那天之後,接連幾天李歆都會去找向燕亭,幫著送飯的同時也順便蹭飯。向燕亭的廚藝一般,只是把一些食材略為處理過,展現出食材天然的味道,要再更複雜的料理方式,他也不會,說到底這也是半路出師的廚藝。

  連幾日下來,向燕亭已經陷入死胡同,儘管能選出對李銳身體好的食材,卻對如何烹煮出美味感到困擾。來蹭飯的李歆也注意到了,看著向燕亭杵在原地一個多時辰後,她終於忍不住說話。

  「燕大哥,營裡新來了一個大廚,聽說以前曾在宮裡當過御廚,但是宮裡限制太多,說喜歡做大鍋飯,就來軍營了。要不,我替你去偷學幾招吧?」看著向燕亭做菜,李歆也興起想學廚的念頭,畢竟她現在也有以心相許的人,也會想要為之付出。

  向燕亭看著李歆有些糾結,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這法子。

  每回李歆學了什麼新菜回來,就與向燕亭在小爐灶上試作,一來一往兩人的廚藝都有不小進展,這天她帶著拿手菜去找李鋼,卻一臉生氣地回來找向燕亭訴苦,「大師兄太過分了!居然吃不出來不同,還說只是一般,氣死我了。」李歆說著又把帶回來的菜推得更遠。

  李鋼是個相當耿直的人,肯定是李歆給了許多暗示還是沒看出來,才會惹得她如此生氣。向燕亭安撫她一陣,提議李歆做些較為不同的菜色,或許李鋼就會吃得出來。待李歆離開後,遣楊勤捎信一封給李鋼,讓他多留些心思。這倆,師兄是一門心思撲在師妹身上,師妹卻一直沒察覺師兄在自己心中不一樣的份量,能讓一個人徹底卸下心防的人,又怎會在心中無一席之地?

  長年的守候到如今,終於是守得雲開見月明。

  
留言版
留言功能需要登入會員才能使用[登入]

1  每頁 筆 /共 0 筆

0粉絲4部作品
作家歷代作品MORE
耽美鹿
藍封ABO短篇 連載中
不定期散落的ABO短篇 設定自我流,架空最好寫
現代 架空 ABO 短篇
二創鹿
劍俠情緣叁衍生同人短篇小說 以耽美為主
古代 武林 短篇
二創鹿
向燕亭為尋神策軍卻誤入天策營,本無意駐足卻被將軍扣留。 布衣大夫有三不醫,自稱布衣、男女不醫、強權不依。 李銳起初只是對布衣大夫感到好奇,但越是瞭解就越是想靠近。 ——「有你在的地方,便是我的歸處。」 無賴忠犬X冰山美人
古代 架空 江湖 軍事 雙潔